当前位置: 首页 > 部门剪影
“缘”深情更深――记铁岭市西丰县信访局局长 白俊
来源:省信访局   发布日期:2016年11月10日
      白俊,今年48岁,1986年考入沈阳大学文秘系信访专业,1988年毕业,从此便与信访结下了不解之缘,一干就是将近30个年头,从科员一步步晋升为局长。在铁岭市西丰县这个省级贫困县,到处留下了他深深的足迹,他用平凡的故事诠释着一个信访干部、一名共产党员平凡的人生。

被“跪”的滋味

“跪”在中华民族是一种传统庄重的礼仪。人们常说:上跪天,下跪地,中间跪父母;也有“男人膝下有黄金”一说。然而,在白俊接待处理信访过程中,却总遇到被“跪”的情况。

每周的周一都是上访最多的时候,因此白俊如果没有会议都会在接待中心参与接待工作,这是他定的规矩。201411月的一个周一,白俊如往常一样早早来到了接待室接待上访群众,这时走进来一位80多岁的老人,白俊给他倒水让座后听他断断续续地述说。原来老人老伴早已去世,孩子在外地打工多年,没有音信,多年来独自一人艰难生活,不料在烧火做饭时引发火灾,把仅有的一间半房烧了,找当地政府却多次推脱,80多岁的老人在寒冬时节无家可归……白俊听完,当即就给老人所在的乡镇政府打电话了解情况,协调政府尽快给老人解决当前最急需的温饱问题,并要求乡里马上来车将老人接回去。老人听到电话中的谈话内容顿时眼里含满了泪水,说:都说普通百姓办事难,那是因为没遇到你这样的好干部啊!说着话扑通就跪下了……

2014年春节前夕,小年二十九了,信访局还在处理着上访业务,准备把刚刚从民政部门筹集来的米面油发给那些特困上访人员。白俊在办公室刚坐下不久,一名上访老户气冲冲地进了他的办公室,不由分说,掏出一把水果刀就向他扎下来。因为他个头比较高,用手一擎,本能地一含胸,刀尖扎透了心口处的毛衣和衬衫,所幸没有刺到心口。白俊将他摁倒在地,其他同事听到喊声赶过来将刀夺下来,并报案将其送到派出所。在派出所,按照法律,他涉嫌犯罪应该刑事拘留。白俊却向派出所的同志解释,他以前是个经常进京上访、非访的老户,因为工伤问题一直上访,是市直部门的事,但毕竟是西丰人。县信访局一直救助才避免多次进京非访,虽然触犯了法律,但他也60多岁了,身体也有伤,而且家里有妻子和念书的儿子,还有个哥哥寄住家中,都等着他回去过年呢。派出所按照白俊的建议对其进行了训诫和书面警告后释放。这名上访人听说是白俊局长不计较自己的过失,还为自己求情,马上返回信访局,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真诚道歉,表示“再也不做这种不是人的事了”。临走时,白俊安排将事先准备好的米面送给了他。

难忘的生日

20094月,白俊和相关部门的同志进京劝返诚信水库移民上访,回到西丰已经是深夜11点多钟了,因为是集体非访,上访人员被送到县公安局进行处置。白俊向公安部门介绍完这次劝返的工作情况和上访人在京的处置情况,时间已到凌晨1点多钟,他和水库管理局的一位领导从公安局出来准备回家,这时才感觉到饥肠辘辘,想吃点东西。两个人来到一个即将关门的烧烤店,要了两碗馄饨,他和水库管理局的领导说:喝杯酒吧,今天是我的生日!两人一人要了一杯小烧,喝完之后各自回家休息。早晨将近7点钟,政府领导给白俊打电话说:蚁力神上访户到县政府聚集上访讨要说法。白俊一听,赶紧起床到县政府进行处置。按照当时的处置办法,由县公安出面将上访人强制带离到一个指定场所进行说服教育,主谈的就是信访局长。对这30多人,每个人都要进行劝导和做工作,一直做到晚上九点多钟,公安民警看到白俊忙了一天,于是请他就近吃点东西。白俊也感到有些饿了,就和民警一起到附近的烧烤店。他感慨的说:今天是我生日,这个生日过得太有意义了,起早贪黑吃了两顿烧烤。

亲人的嘱托

一次处理一起大规模集体访,工作到凌晨3点才回家睡觉,当他醒来的时候,发现媳妇上班、孩子上学已经都走了,而枕边却多了四张信纸,上面用铅笔写的字,题目是:《示儿》一看字迹,他知道这是父亲写下的,父亲平时家教比较严,可能是来到儿子家时,看到儿子大早上的还在睡觉没去上班,以为喝多了,便写了这封《示儿》,告诫儿子要遵守工作纪律,早上班、多工作,少喝酒、多学习,当领导就要有个样,以身作则。看完之后他起来给父亲打了一个电话,告诉父亲昨天晚上工作太晚,所以起来晚了这一情况,然后就又去上班了。

白俊在家也是个孝子,但他也总在自责没有给母亲尽孝。他的母亲心衰严重时,父亲只能在家照顾,哥哥又痛风发病,他就得负责买菜。一次,因为处理两起上访事件,随即跟踪处理,忘了买菜的事儿了,中途给同事打电话求其买菜送到父亲家里。母亲最疼爱的就是他,曾经说过,你给这个办低保、那个给钱的,为啥不给老妈办个呢?他总哄着说,你儿子是局长,咱不缺。母亲离开已经四年了,他休息时就去坟地看看,给母亲拿些爱吃的东西。

20075月,西丰县因为建交易中心和大厅、修铁路、建高速、修诚信水库等几项重大工程,引发了大量上访,这年5月,白俊临危受命,由副主任提为信访办主任,同时被任命为处理拆迁问题接谈小组组长,带领多部门相关人员每天接待上百人的上访。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每天都背着一个兜子,里边装的都是上访材料和相关政策方面的书籍,除了在接待地点接待以外,还要向县领导进行汇报,找有关部门沟通情况,了解问题,领导给他起了个绰号,叫“白大兜子”,这个绰号延用到现在,他经常拎着一个黑色的皮包,里边装的都是上访的相关材料,每天都在接待、协调和处理各种信访问题。到目前10年了,以前那些拆迁遗留问题都得到了彻底解决。


和上访户交朋友

同事们都知道,白局长有很多“干爹、干妈”,经常有些老人来到信访局就找白局长,说来看儿子来了。他不但帮助他们处理信访问题,同时也和他们交心,交朋友。一位姓白的老人为了退休金调整问题上访,白俊热情接待了他,并和他的原单位及主管部门沟通情况,得知是一场误解之后,向老人做了解释,但老人心存疑虑,从居住的50里外的农村坐客车,给白俊送来了100枚鸡蛋、一捆大葱和自己种植的半袋黑豆。来到白俊的办公室不容分说,扔下就走。当时正值中秋节即将到来,白俊想如果退回去会伤了老人的心。时隔一周,白俊到市场买了大米、白面、豆油和月饼,驱车赶到老人的家中,从此和老人交上了朋友。张某自称是“社会人儿”,为了拆迁补偿问题上访,接待人员都很打怵和接谈他。白俊听说后主动找到他,了解了情况,劝他放弃了过高要求,最后通过信访联席会议研究解决了他的上访问题。他很感动,给白俊送来一个厚厚的信封,被白俊严词拒绝,他更为感动,承诺一定帮助劝说那些过高诉求的上访人。从此,张某成为了白俊的好朋友,而且真的替信访局做了很多劝解工作,收到了奇效。他也被聘为群众信访代理人。

白俊不但和老人交朋友,还经常资助一些家庭困难的学生。他抚养一个父母双亡的女孩,从四岁直到大学毕业结婚。一个农村就读高中的女孩因父亲意外病倒,家里无钱供其读书,听说信访局有个白局长热心肠,就来信访局上访找白局长,白俊接待后,当即筹集到800元给了孩子,并协调教育局、学校实施救助,孩子感动得称白俊为“白爸爸”。

“跟着他的节奏太累”

如果要跟信访局的同志们了解白俊的工作作风,同事们都说他就是一个工作狂,跟着他的节奏干活太累。他的工作总是排得满满的,每个月月初要制定工作计划,月底总结,每周一上班要安排一周的具体工作,有时周六、周日也不休息。他始终坚持阅处群众来信,当局长后仍然分管综合和办信工作,要求群众的每封来信都要摘卡阅批、录入系统,特别是来访涉及到的重要问题,也引导来访人以书面的形式提出诉求,使“转访为信”成为一项制度,也是西丰县信访工作的一项创新,通过这项工作减少了群众为一件事情多次走访的现象,也减少了信访成本,提高了工作效率,得到了省、市信访部门的好评。他的办公室每天都会来几个乡镇的领导或部门的领导,有时都排号。大部分都是来找他出主意、想办法解决信访难题的。都知道他的点子多,办法多,经验丰富,每每一个主意就把乡镇领导愁了很久的事给化解开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加深,经验的积累,他在领导干部和群众当中的威信也提高了。他是西丰县信访局局长、县委办副主任、信访工作联席会议办公室主任,又兼任县侨联副主席。同时又是西丰县第十七届县委委员和西丰县第十六届、十七届纪委委员。来到他的办公室,卷柜里除了政策书籍外,有厚厚的几摞日记本,里面记载着接待处理信访问题的记录和心得体会。还有就是几摞多年来受到各级的奖励证书。特别醒目的是国家信访局“全国优秀办信员”证书和辽宁省二等功奖章。这些成绩的取得和那些厚厚的日记本成正比,更和他多年来对党忠诚、对人民负责,勇于担当、甘于奉献的点点滴滴成正比。正是在他的协调、沟通、处置下,西丰县的信访工作开展得有声有色,信访积案基本清仓见底,县委、县政府门前原来天天被上访人围堵的现象没有了。而他原本帅气的脸上也增添了几道皱纹,两鬓丝丝白发更记载了他一心为党无私奉献的人生。

联系
地址:沈阳市和平区南四马路92号
微信公众平台
辽ICP备10005584号-1

辽公网安备 21010202000116号